当前位置: 王中王公开特马网站 > 财经资讯 > 正文

我的未来在哪里,中产阶级

时间:2019-09-15 05:08来源:财经资讯
文/胡贲 9月13日电---大多数美国人将自己定位为中产阶级。但究竟什麽是中产阶级,人们的看法却并不统一。 奥巴马总统所说的“中产阶级减税方案”适用于年收入最高达25万美金的家

文/胡贲

9月13日电---大多数美国人将自己定位为中产阶级。但究竟什麽是中产阶级,人们的看法却并不统一。

图片 1

奥巴马总统所说的“中产阶级减税方案”适用于年收入最高达25万美金的家庭,除了最富裕3%的美国家庭外,所有美国家庭均被包含在内。

Monica说她不知道是否应该离开上海。网易图片

很多共和党人指出,地理位置和开销影响阶层地位--在曼哈顿等生活成本高的地方,年收入25万美元的家庭并不觉得自己富裕。

全国哀悼日三天,火炬离上海最近的日子里,Monica开始回望她的上海。她来自黑龙江,在上海工作、生活了8年。“生活在上海这个城市,会让你忘了还有人过着那样的日子。”她说。

经济学家称,没有定义中产阶级的具体标准,不过收入水平是区分不同阶层的最常见方法。

我们公司食堂里,每天丢掉的饭菜有两手推车,给他们的话,都可以算是美味了。”她说的时候很平静,这次四川地震,她很揪心,也捐出了一笔不小的数目,但她没有哭。8年以前,她刚刚到上海的时候,在公交车上读到《南方周末》的烟台海难报导,她泪流满面,哭得不能自已。

以下是一些界定中产阶级的方法:

在当代中国的叙述中,“上海”经常与“白领”联系在一起。上海移动会给每个新到上海漫游的手机发去短信:“欢迎您来到时尚之都上海”。这里有着全国密度最高的写字楼,里面工作着全国密度最高的白领们,写字楼底下是全国密度最高的连锁便利店。他们中大多数人每天的工作时间都超过10个小时。中午,他们会三三两两地从密度最高的写字楼进入密度最高的便利店,买些盒饭酸奶,一边吃饭一边聊天,然後回去继续工作。2007年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个调查表明,上海的“白领”们,70%存在“过劳死”的威胁。

收入

经济学家一般会根据收入来划分阶层,虽然并没有一个确定的标准范围。

彼得・德鲁克说,现代资本主义的一大特点是,由于价值创造的重心从蓝领工人转向管理者和知识工作者,蓝领工人们的工作时间越来越短,而“白领”则被迫不断延长工作时间。在我们这个为积累财富而疯狂的国度,蓝领们依然在生产线上气喘虚虚,白领们在电脑前也熬得面色苍白。

美国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福斯特(JD Foster)说:“大多数人会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,除非他们是沃伦・巴菲特,或者非常穷。”

Monica是这万千白领中的一员,她每天早上6点起床,赶公司的避高峰班车从浦东到郊区的公司上班。理论上下午四点下班,但她很少7点以前离开办公室,周末也经常加班。“八小时以外,有一半的时间属于八小时以内”。这样的日子,她已经过了4 年。她在公司负责现金流控制,现在已经是这方面的老手了,“多少年的陈年老账,一直对不上的,只要努力一下,就对得一分钱都不差。”她没有自豪,而是一脸的疲惫。

福斯特认为收入在前20%的属于“高收入”,在後20%的属于“低收入”,而中间的60%属于中产阶级,家庭年收入大约在2.5万美金到10万美金。

她说的不仅是四川地震的灾区,还包括从报纸上看到的其他人的生活,从黑砖窑到凉山童工。“

据美国人口普查局,2008年美国家庭年收入的中间值为52,175美金。

但她还是热爱这座城市。在这里她找到了公平,只要你努力,就能有体面的工作和收入。她找到了宽容,“我在上海见过最丑和最美的人,他们都在这里过得很好。”她感受不到传说中的上海人的排外,“我们公司里,管理层和办公室里绝大部分都是外地人,生产线上反而是本地人多。”这里干净,整洁,现代,时尚,这里是她家乡的反面。

教育

教育是另一个划分阶层的因素,因为它经常与收入相关。

作为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,1978年出生的Monica从没有遇到过什麽大风浪。从小她的父母就宠着她,从没有为物质发愁过,工作了也几乎从不关心钱够不够花。在生命的前25年里,她只关心爱情,友情和亲情。“房子,车子,这些物质上的条件总觉得是顺理成章的。”她回忆说。

一些学者将中产阶级划分为“上中产阶级”和“下中产阶级”两个梯队,前者是拥有研究生学位、年收入常高于10万美元的专业人士和中层经理,後者则收入略低,家庭收入约为全国收入的中间值,并通常接受过大学教育。

随着年纪增大,Monica自己的“顺理成章”都还没实现,婚姻反而“顺理成章”地成了Monica妈妈最大的心病,几段失败的感情之後,老太太看不下去了,专程为了此事从老家来到上海,帮助女儿寻找姻缘。甚至去了人民公园——这是上海的父母相亲场所。

这两类约占人口的45%。

“太高,将来会看不起我们儿子的。”Monica身高168cm。

工人阶级中,蓝领工人和文职人员通常拥有高中学历,但他们中的很多人也会将自己划为“中产阶级”--虽然他们的收入只是专业人士的一小部分。

“我们只找本科以上学历的。”Monica在西安混了四年大学中的三年。

美国最贫困的12%-20%的人通常没有高中毕业。

“有没有上海户口?没有上海户口免谈。”Monica的妈妈只能摇摇头。

不过,职业和教育水平并不总与家庭收入有关。例如,有两名蓝领工人的家庭,收入可能超过只有一名专业人士的家庭。

“越发失去年轻,美貌等资本的时候;越有了独立思想、成熟的人格,反而越清醒自己的选择目标,也就更难找到对象。”她本人倒是并不着急。

字典里的定义

《美国传统词典》(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)是这样定义中产阶级的:“介于工人阶级和上层阶级之间的社会经济阶级,通常包括专业人士、高技能工人和中底层管理者。”

她喜欢读书,也会去参加各种活动,旅游,打羽毛球,游泳,骑马。她身边的人也都差不多,她可能更罗曼蒂克一些——在西湖旅游时,她把脚放进西湖清澈的湖水里,然後就这麽躺在湖边;下大雨的时候,她会冲进雨里把自己淋湿。“周围的人,甚至当时的男朋友都不能接受,认为我是疯子”。她们後来分手了。

然而,大多数美国人却把美国看成一个没有阶级的社会,通常把这一阶层同收入、职业、兴趣爱好乃至生活方式联系起来。医生、教师、律师和水管工都可能是中产阶级。

无论就全国还是上海的范围来说,Monica的收入都绝对在中位数以上。直到两年以前的感情失败,她才开始审视自己的生活,买房自然是望洋兴叹,生活条件再要有所改善也很难。“很多人都是这样,外表光鲜亮丽”。这句话,她重复了好几遍。

编译:高虹 发稿:程芳

没有人做过这方面的调查,但如果把全中国所有人按照收入排名,除了前20%的人以外,全国的人都有着和她一样的忧虑,唯一不同的是,他们穿着不一样衣服,出入不一样的餐馆。Monica甚至羡慕老家的农民,他们有自己的土地,住在自己盖的房子里,守着庄稼和家人——尽管她的月收入是这些农民的好几倍。

全新邮件产品服务——“每日财经荟萃”,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。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。

延安路高架两边鳞次栉比的写字楼里,到底有多少人和Monica一样呢?上海这座光鲜亮丽的城市早就将自己掏空给外地人了,但除了少数的幸运儿,大部分人只能参与这场盛大的party,没有心情,也没有能力坐下来享受,他们只能眼巴巴地望着节节攀升的物价和房价,跌宕起伏的股价。专家和官员们告诉Monica,期待每个人都买得起房子是不合理的。

30岁了,Monica对上海的归属感越来越少——她喜欢这儿,但她不觉得自己属于这儿。她把原因归咎于自己的性格,她从没有太努力地去争取任何事情,也因此只得到了仅够维持生活的现状。现在,她越来越不满足于在上海的生活,期待改变——父母的年纪大了,独生子女的她是否应该承担起“反哺”的责任?工作越来越缺乏挑战性,每天机械地重复着烂熟于心的流程,她要不要放弃这些“没有意义”的工作,去教书?去当志愿者?现在,她还没有答案。

Monica读书的时候并不是个好孩子,也从不关心政治,但现在她试着去理解,到底是什麽原因让她“顺理成章”的想法成为泡影。她开始阅读网上的各种意见。去年,她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这和利益的考量无关,在一家合资公司,党员并没有什麽现实利益。她的朋友问她说:“你觉得你真的了解他们吗?”Monica说,“我觉得我理解”。

她的思想小结没有通过,直到现在,她还只是“入党积极分子”。

编辑:财经资讯 本文来源:我的未来在哪里,中产阶级

关键词: